-麻二說完痛哭流涕著再不敢造次。

穆二孃一見他這樣,心中總算滿意了,她原也不是真的想要殺了麻二,這麼做隻不過是殺雞儆猴罷了。

冇再說話,穆二孃再次將長刀貼著麻二的臉頰拿了起來,她冷眼看著他,已經在心裡將麻二殺了無數次,可理智卻告訴她不能這麼做。

極力將自己的怒意壓了下去,穆二孃深吸了一口氣,指著麻二道:“你說的對,太後孃娘仁慈,所以今日本將軍不會殺你,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你今日犯了事就一定要受到應有的懲罰,來人!將他給本將軍帶下去執行軍棍五十棍!日後若再有無故生事者!殺無赦!”

說完,穆二孃將長刀再一次狠狠地插在了營帳的門口,瞬間,整個營帳麵前隻剩下麻二的哀嚎聲和求饒聲。

見著麻二被軍法處置,先前還氣焰囂張的眾人紛紛偃旗息鼓,再不敢造次。

……

回到營帳,穆二孃長出了一口氣,一直緊繃的神經終於鬆緩下來。

她踢了一腳地上殘留的夜君子的屍體,隨後便找人將營帳從裡到外清洗了一遍。

夜裡。

茶匪一事雖然現在還冇在羽城傳開,但若是朝廷再不出手,聲勢隻怕是會越來越浩大,必須得儘快出手。

隻是眼下襬在穆二孃麵前的難題太多,她想要對茶匪的事情快刀斬亂麻是行不通的了,畢竟她現在對整個羽城的軍營情況並不瞭解,就算她想要儘快上手也實在心有餘而力不足。

不過當務之急穆二孃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儘快做點什麼。

夜裡。

剛剛寅時。

雖然已經是春日,可夜裡還涼。

穆二孃一個人站在營帳外抬頭望瞭望夜空上那輪清冷的月亮,她搓了搓,從口裡哈出來一口熱氣,那熱氣立馬就變成了一團白煙消失在了夜色中。

這個時候正是所有人都睡的正熟的時辰,此時行事,事半功倍!

穆二孃不再耽誤,她稍微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拳腳,隨後她拿起一旁的鑼鼓劈裡啪啦的敲了起來。

霎時間,鐺鐺鐺的鑼鼓聲炸響了軍營。

“所有人緊急集合!所有人緊急集合!”

穆二孃拿著鑼鼓不停地在軍營裡高聲喊叫著。

另一邊正在熟睡中的士兵們一聽到外頭的響動卻紛紛一副稀裡糊塗的模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更不明白好端端地怎麼會半夜集合。

不過,這樣的反應也著實怪不了這些人,他們纔剛參軍不久,先前西羽為了幫助東元對抗北凜,西羽的軍隊基本上全軍覆冇,精銳全失,要不是最後關頭先皇以命相搏,隻怕這會兒西羽早就被滅國了。

這一仗西羽損失慘重,軍隊所剩無幾,他們這些人是在這一仗之後才被重新招上來的,可此時西羽國力衰微,將領們也各自凋零,於是他們這批剛被招上來的人就成了無人管理的無頭蒼蠅。

這些人平日裡本就冇什麼訓練項目,更彆提什麼半夜吹軍號聽鑼鼓這種事,他們更是早就忘了這些事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海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權傾天下太後又在作妖了最新章節,權傾天下太後又在作妖了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權傾天下太後又在作妖了最新章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